学院首页      |     学院新闻      |     院部动态      |     科传讲堂      |     媒体科传
                     视频新闻      |     图片新闻      |     菁菁校园      |     电子院报      |     官方微博

我读史铁生



作者:2015级汉语言文学专业关海旺  来源:原创  时间:2016-04-23  责任编辑:王晓枫


    荒芜冷落得如一片野地的园子,四百多年后迎来了一个熟悉的陌生人。他摇着轮椅,车辙遍布古园,母亲的脚步跟在车辙后面。四百多年,地坛由辉煌到荒芜。四百多年后,一个正值青春年华,在生命中最富有活力的阶段,却遭遇不幸而残疾的年轻人来到这里。一见面,他们的心灵便彼此融合,这或许就是宿命。史铁生在这个荒芜而不衰败的古园里,看到时间,看到自己的影子。在沉静的光芒里,他开始窥视自己的心魂。


    岁月剥蚀繁华,高墙坍塌,雕栏玉砌散落,是古园的表面。满园子草木竞相生长的声音才是令灵魂悸动的。这极大的冲突,也是史铁生表面残疾,轮椅人生,内心里生命不息的写照。蜂儿,蚂蚁,蝉,草儿,这一切代表活力的动植物,也是史铁生对生命的执着。


    他从不同角度张望地坛,思考关于生,关于死,最终得出一个结论:目的在于过程之后。多么深沉的领悟!需要花去十五年!人生又有几个十五年,去闻到它,并领悟到它全部的意蕴?


    十五年间,得到的或许比失去的多!但一些失去会永远烙印在骨髓里。在此期间,母亲去了!在史铁生适应的过程里,走了。或许,就连她都不知道,她没有等到这个过程的结束。其实,儿子残疾的疼痛在母亲那里是几倍的增加。她兼着痛苦和惊恐与一个母亲最低限度的祈求,这就是有一个残疾儿子的母亲。这一切,有着她无法承受的重量,古园里有车辙的地方都有母亲的脚印,那些车辙能够承受这轻轻的脚印吗?


    是的,就连史铁生都没有想到,母亲在这个过程里,走不到尽头。一个为了母亲走上写作道路的他,在自己人生逐渐走向辉煌时,母亲去了!“母亲为什么就不能再多活两年?为什么在她儿子就快要撞开一条路的时候,她却突然熬不住了?莫非她来此世上只是为了替儿子担忧,却不该分享我的一点点快乐?她离开时才只有四十九岁呀!”多么哀痛的呐喊!朴素的文字里好像都带着哀伤和对上帝的质问。母亲的善解人意,大篇幅母亲找自己的场景,母亲的去世,自己的醒悟。一环套一环,反映了史铁生对母亲的追思和痛悔。


    在这个古园里,史铁生见证了一对夫妇从中年走到老年。有一个唱歌的小伙子,将要走时,他们才开口说话。一个美丽可爱的小姑娘,是一个弱智的姑娘。史铁生花费大量的笔墨写园子里的人,不只是为了证明他确实存在。他写的是一种过程,母亲不期望他走的过程。可他一直走了十五年,到母亲去世时也没有给他方向。史铁生对园中人的观察,引起他对生命,命运的思考!差别是永远的!那么什么可以救赎我们?接受苦难,接受自我。对于上帝的安排,我们不能绝望的接受,但我们要接受自我!


    日复一日,史铁生把古园里的东西看得通透。并且回答了他要不要去死?为什么活着?他干嘛要写作?他在园里就这样,把这些问题编织在一起。也是在这里,他的感情碰撞特别激烈。并且他还构造了一个园神,或许他的这些情感是向园神倾诉的。可最后园神告诉他:每一个有激情的演员都难免是一个人质。每一个懂得欣赏的观众都巧妙地粉碎了一场阴谋……这几句很有哲理性。比如,在地坛十五年里,观众是不是就是史铁生,而演员就是这些年在地坛出现的人,一对夫妇,唱歌的小伙子,弱智的女孩……他粉碎了这一场谋划十五年的阴谋,一场关乎生与死的阴谋。


    史铁生出来玩已经玩的很久了!是啊!十五年,一对夫妇从中年走到晚年,弱智的女孩长大成人,母亲也走了。唢呐声响在过去,响在现在,响在未来,响在史铁生的心里。在这个时候,可以说他对于生,死,已经大彻大悟。所以,他每走一步,都在回去,每走一步,葬礼的号角都在响。他回到了母亲活着的时候,他回到了出车祸之前,他回到了母亲的肚子里!


    太阳,每时每刻都是夕阳,也都是旭日。


    史铁生在某个山洼,拄着拐杖走下山去,某一天,又有一个欢蹦的孩子抱着玩具跑了上来。


科传官方微信

科传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