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首页      |     学院新闻      |     院部动态      |     科传讲堂      |     媒体科传
                     视频新闻      |     图片新闻      |     菁菁校园      |     电子院报      |     官方微博

离阳光最近的地方



作者:2011级资管 李炎埔  来源:原创  时间:2013-12-11  责任编辑:王晓枫

    那堵墙,是阳光最多的地方,就像一湾被截流的河,时光暗涌,阳光普照,波光粼粼。


    墙很老了。爷爷靠过,早已老去;父母靠着靠着也老了。人老后,身体会出毛病,墙也是。与老人一样,墙的腰挺不直了,斜拄着一根“拐杖”,背着寒风,颤巍巍地晒着太阳。
   

    阳光不老,但一个人会老,两个人会一起老。爷爷这样老去,父母也这样老去。阳光不锈,那些靠在墙上晒暖的老人,如同暗礁,闭着眼,在往事里沉浮;那些挤在墙角取暖的孩子,则像不安分的游鱼,在阳光里游着游着,就下落不明。
   

    如今,那里依然是阳光最多的地方。又有一茬孩子,挤在墙角,把时光挤得人仰马翻,把阳光挤得满头大汗。老人是安静的,闭着眼,任阳光在皱纹里流淌。


    父母都在,我就安心了。阳光里,父亲闭眼晒暖,母亲缝补衣服,他们断断续续地说着话,回念一些明灭的往事。我知道,很多都与我相关,但我早已忘记。那些笑声、叹息、怅然和希望,都融在阳光里,被母亲缝进衣服,穿在身上。这样,无论我在或不在,他们都不孤单;无论天晴或天阴,阳光都在,他们都不会被冻着。
 

    乡里人很幸运,他们还有堵墙依靠,晒暖。在城里,看到那些喊冷的老人和孩子,我就会想起家乡的那堵墙,想起一个词的故事:负暄。《列子?杨朱》云:“昔者宋国有田夫,常衣缊黂,仅以过冬。暨春东作,自曝于日,不知天下之有广厦隩室,绵纩狐貉。顾谓其妻曰:‘负日之暄,人莫知者。以献吾君,将有重赏。’”


    负暄,就是晒暖。喜欢这个词和这个故事。那个田夫,像我的乡亲,有点笨,有点穷,但还好,他还有充裕的阳光和淳朴的心灵。那个君王,就像城里人,聪明,富有,什么都不缺,除了一堵晒暖的墙、一颗安宁的心。


    巴尔蒙特说:“为了看看太阳,我来到世上。”我不是诗人,没有宁静的心,我还在城乡间疲于奔命。但每次回家,我都会想起这句诗,想起那堵墙,想起那个阳光照得最多的地方,想起父母,然后对自己说:“为了看看太阳,我回到家乡。”
 

    我紧挨父母坐下。看见我,母亲笑笑,父亲点点头,又闭上眼。阳光静好,渗透了所有的语言,哪怕一句话也是多余。我像父亲一样,闭上眼,谛听阳光。阳光穿过衣服,沿着发肤,顺着血脉,流淌、膨胀、生长……


    那一刻,我终于读懂了但丁的话:“我曾去过那阳光最多的地方,看到了回到人间的人无法也无力重述的事物。”


科传官方微信

科传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