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首页      |     学院新闻      |     院部动态      |     科传讲堂      |     媒体科传
                     视频新闻      |     图片新闻      |     菁菁校园      |     电子院报      |     官方微博

忘记我,但请记住我的理想



作者:董颖 王振国  来源:原创  时间:2015-04-15  责任编辑:王晓枫

    霓虹灯里喧嚣着繁华的都市。
    世界是多么的繁华,生活看起来多么美好——至少“多数人”眼里是这样认为的。可是高飞不属于这“多数人”中的一人。可是这遥远、单薄、纱似的美好却仿佛永远也抓不住,任凭高飞这样的人如何努力,总是在似乎马上就能兴奋地亲手触摸、感受到这美好时,却被突然告知前面还有一段距离——你还要继续走下去。高飞不止一次地想问你,问你为什么,为什么?可是没有人回答,没有人愿意去听他微不足道的诉说,甚至也没有人愿意去解答他心里小小的疑惑。这个世界太快,一些在飞速向前进的同时,另一些却在一步一步地向前缓慢位移。相对飞速的前进来说,这一步步的位移却显得倒退了许多,且拉大的趋势越来越大。这个城市似乎已经忘记了他,和他一样微不足道的人。
    商店里精致的木质橱窗里陈列着琳琅的商品,像压在薄膜里的干花,鲜艳生动,可是没有感觉。高飞是这样想的,没有泥土的芳香,没有泥土的呓语,没有感觉,还有各式各样的服务也被贴上不等的价格标签,摆出来作为商品售卖。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自己的身上也贴了这样的一张无形的价格标签,作为商品来出卖,只不过出卖的是自己的劳动力。除了因为年轻而富有的力气,在这座城市里,高飞一无所有。琳琅的商品、多样的服务——一切都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在这快速发展的空间里,每个人似乎都在被遗忘,真的这是件很可悲的事情。
    临时搭建的木板棚里,市中心的一座建筑工地上,高飞孤零零地坐在夜里,望着满眼幸福而又温暖的灯光,乡下人一样不知所措地绞着双手。事实上他的确来自乡下,偏远而又贫穷的农村——天空的颜色也是那种一无所有的模糊的灰。高飞从梦中被来往车辆发动机的嚣张轰鸣声惊醒以后,就再也睡不着了,就连梦也是荒芜的。空气中残留的酒精深深地刺痛着高飞脆弱、敏感的神经,使他感到难受与恶心。空气中仿佛能够闻到欲望的味道,仿佛已经是很久远了,像是理想的味道。来往的车水与马龙映射在他棕色的瞳仁上,快速地位移,然后离开。他也曾经幻想着,穿上西装革履,昂着自信的头颅,睁着一双炯炯的眼,雄赳赳地踏进城市里的人群,来真正地融进城市的脉搏……
    这样的场景下,高飞不知道该想什么,也不知道能够想什么。他本想伸出手,热情地同这座忙碌的城市与同样忙碌生活在其中的人打声招呼。可是粗糙的右手徒劳地举在混沌的黑夜里,僵在那里——没人有时间和耐心去接受他的招呼。然后高飞不自然地挠了挠蓬乱的黑发。乱糟糟的黑发中却隐隐几缕白,已经三十好几的人了,什么时候走掉、离开,也说不定。想到这儿,他不自觉地攥紧了口袋里唯一的一枚硬币。他看不到,但却肯定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手心里那条单纯的命运线。有时高飞甚至在想要不要扔一枚硬币,通过选择正反面来选择自己未来的去留。在暗夜里,他甚至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心,正如花儿一般枯萎。有时候他也有怀疑的时候,不管是多少吨的信念也有坍塌的时候,你不得不相信。
    虽然自己的身体实实在在地处在城市的最繁华处,脚也站在结结实实的柏油路上,心却仿佛已经悬在半空——抵达不了,像一个陌生的本地人,摸不清自己真实的角色。高飞有些迷路了,不知道该到哪里去,未来在哪里啊?没有目标没有希望,像个流浪的乞丐。只是像,而确实不是,虽然有时候的确是被人误解当作乞丐。有一次坐在一家高级酒店的高高的台阶上,一眼仿佛望不到头的那种,高的让高飞有这种错觉。高飞颓然地蹲在台阶的最底层,像个一无所有的乞丐,没有钱,也没有朋友。进进出出的高级皮大衣,或者神情冷漠,或者一脸悲戚之容,或者戴一副悲天悯人的面具,或者……各有各的不同,但是有相同的是,高飞看到每个人的头顶上都顶着一个个包,有大的,也有小的。高飞甚至也能感觉到自己的头上也顶着一个大包,一个沉重的大包压的高飞有些喘不过气来。一个精致的皮鞋向他走来,慢慢地弯下腰,伸出手将掌心内的一张红色的票子递给他,然后走开了。高飞其实想对他说,其实自己并不是讨钱的乞丐,自己只是有点累,蹲在这里等活——靠自己的双手去养活自己。可是,高飞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紧紧地攥着红色票子,变的皱巴巴的。石制的台阶伸出手掌,却接触不到半刻的流连与伫立。高飞眯着眼睛看明媚的阳光,甚至有一丝绝望的感觉。生命安静了可是此时的欲望却起来了,高飞想这时有一个女人能在自己身边,简简单单地说说话,或者什么也不说,只是充满爱情。
    在工地的时候,每天供应的有清汤,馒头就咸干萝卜条,凑和着就是一顿。可是没有油水,顶不了肚子。当时吃的撑,可是每到晚上,就会饿得难受,饿得睡不着觉。这时的高飞会像一块石头一样孤独。而仅有一路之隔的路那头,热闹的夜生活却刚刚开始不久。有时高飞会小心翼翼地偷偷看对面的世界——一个完全陌生的遥远世界,却又近在咫尺。有涂了眼影与混了闪粉涂抹在锁骨上的女子与挽着她们细腰的男子匆匆地走进走出;有的女人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旁边是连连点头称是的肥头大耳,等恰到好处的时候恭敬地为女子开车门,然后合上车门迅速地驶开。门口徘徊的一位红色毛围巾,她走起路来真是好看,温温柔柔,清俊俏丽。高飞有些沉不住气了,发现自己的心底原来竟藏着一颗女人的心肠,愣怔怔地望着红围巾,似木掉得一动不动。这时的他倒想躺在她的怀里,反过来他也希望自己是一团她手中的面团,被她肆无忌惮地把玩揉弄,从头到脚,揉出一个全新的自己,从牙齿到每一个身上的毛孔——既大胆又疯狂的想法。红围巾的双眼又黑又深。某一瞬间,高飞甚至感觉到红围巾在大胆地看着自己,诱惑着自己,像是荒原上的两堆野火,使他感觉到威胁,感到诱惑,想要冲上去化为灰烬,可是却又踌躇不前。
    没活干在外等活的时候,他甚至也不愿意花上五元钱买上一碗热腾腾的烩面。就着热腾腾的汤,喝个饱,真是个幸福,高飞想象着喝完汤,抿嘴时那一刻的幸福。可是五块——太贵了。高飞要积攒下钱来,等回去盖了房子,讨个媳妇,将来要生个大胖小子嘞,高飞傻傻地笑了。每当想到这已经被无数次设计好,甚至在梦里都排练过无数次的美好未来的时候,高飞都会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鼓起勇气,要同未来决斗。
    来吧!男人流汗,流血,不流泪,拼了。我来了!
    高飞这样想着,慢慢地沉进梦乡。


科传官方微信

科传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