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首页      |     学院新闻      |     院部动态      |     科传讲堂      |     媒体科传
                     视频新闻      |     图片新闻      |     菁菁校园      |     电子院报      |     官方微博

世人甚爱林徽因,吾独爱张幼仪——读《林徽因传》有感



作者:贾明明  来源:原创  时间:2016-02-23  责任编辑:王晓枫

   合上《林徽因传》,思绪百转万千。大多数人痴迷于林徽因与徐志摩的康桥之恋,津津乐道她与梁思成的佳偶天成,感叹金岳霖对她的情深意重,却忘记了书中路人甲般的张幼仪遥张幼仪虽作为路人甲,但作者也将大量的笔墨撒在了张幼仪身上。


    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冶是对林徽因的高度评价遥最初提起她,总有一个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着一袭素衣,手捧一卷诗书的静娴女子浮现在我的眼前.我想,在“林徽因时代”,她是一颗璀璨的星子,她的光芒令许多男子仰望,徐志摩与梁思成以及金岳霖也只是林徽因美丽裙裾边的一株草木吧。


    林徽因的一生太过于顺理成章,仿佛冥冥之中早有定数。十四岁,她已成长为一位娉婷女子,她的才情以及落落韵致让身边走过的人都会被她独有的清新给迷醉;十六岁,在花季之龄遇上了能够与她共度一帘幽梦的徐志摩,风度翩翩的他填补了她对诗意生活的向往;二十四岁,林徽因嫁给梁思成,两人一起攻读建筑学,相濡以沫走过风雨人生。一个女子最美好的三个年龄段,林徽因都经历了,我不禁感叹上帝竟如此的偏爱此女子。


    较林徽因风华绝代的容貌,张幼仪就黯然失色了许多。书中描述,样貌上中规中矩,嘴唇较厚,生得偏黑;较性情来说,她为人和善,沉默寡言,举止端庄,秀外慧中,亲故多乐于亲近之;较人生路,她走的甚是艰辛。她的人生包含了太多不同的经历,经历了太多不同的感受,感受了太多不同的事态。想必一个没有把百酒都尝遍的人,是不大懂得清水之味的。所以在面对徐志摩的辜负,她并没有悲痛欲绝,而是敢于从悲伤之中走出来,彻底忘记昨日的阴影,最终成为了一个引人瞩目的新女性。


    我始终想不明白,一个诗意缠绵、浪漫多情的男子会对张幼仪如此的冷酷无情,甚至连一丝怜惜都不曾有。在徐眼中,张幼仪似尘埃,尽管当时她身怀有孕,可一纸离婚协议,就轻易地把她给扫除了。我也不理解为什么有些人因为偏爱林徽因,就为徐志摩的所作所为开脱,难道他们仅仅是因为徐志摩对林徽因的浓情蜜意,就原谅他对张幼仪的决绝钥生不逢时,遇见无心人,半生辛酸泪。我替张幼仪感到心疼,也令我悲戚,也更加让我觉得她的慈悲是过于的孱弱。但我又不忍心责怪她,我想她的慈悲也是基于她那历经世事变迁却始终不变的坚忍灵魂,也许正是由于张幼仪骨子里这种真正的气度,才会让我对她竟如此的偏爱。


    张幼仪说她不曾怨恨过徐志摩,在她心里,徐志摩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今生只能用仰望的姿态去企及他。所以,她平静了,她不再奢望只做平凡的自己,在多雨的红尘独自行走,岁岁年年。我从张幼仪身上看到了真正的平静,不是避开车马喧嚣,而是在心中修篱种菊。尽管如流往事,每一天都涛声依旧,只要我们清除执念,便可寂静安然。因此,任世人都爱林徽因,我却独爱张幼仪。在我心里,她才是别致的人间四月天,用笑声点亮了四面风,轻灵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换。


科传官方微信

科传官方微博